Tag Archives: 笑画深秋之旅

淘宝博nba赌球_周围朋友赌球做庄_韦德体育投注

淘宝博nba赌球_周围朋友赌球做庄_韦德体育投注

呵呵忙完胡乱画了一气,只是高兴就梦到了。

拉姆拉错有没有向日葵我不知道,在西藏留下一个最神秘的圣湖没有去。

据说那可以看见前生来世,我不想看自己,就想种棵向日葵,看看从漆黑的土壤中长出的坚韧而绚烂的花儿,它前生与来世。

最近才得知我德钦的藏族校友与他纳西族的妻子不久前有了一个小女孩。

原来我在德钦的那段日子里,小生命已经即将悄然降临。我可以想象他们的喜悦,我也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喜悦。

本想叫海底在离藏前代我再去大昭寺献哈达,没想到现在门票涨到70元。还是怀恋非点的日子,人很少很安静,可以每天随藏族人进出大昭寺。最后只好拜托海底代我转经一圈,为这个可爱的小生命祝福。

(又罗嗦了一回,只是实在是想和知道他们故事的人一同分享。呵呵就一次)

轮回轮回,

我所期望的生命花

总于苏醒了。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

 

 

 

 

 

 

其实一路走过应该说对自行车和骑车的陌生,还有同伴们的一路带领,才能让我有更多的精力集中在沿途美景的欣赏之中。每天就在路上晃晃骑着看景,每天我们骑了多少路程,我们走过的路是什么情况在我脑子里很模糊,累与不累的感觉已经对我没什么影响,就象个什么都不用管的小孩子,饿了自然会有同伴说“我们该吃饭了”,累了会听见“我们该休息下”,一天的行程在哪结束自然也会有人告诉你“我们该扎营了”。从没想过会碰到什么样的辛苦,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感觉——既然上路,就慢慢体会,辛苦是身体上的感觉,在心里,那也是一种幸福的体验。

刚结束旅途回来的时候,写出的东西不是这样的心情。时间久远,慢慢沉淀后,留下的就是自己思想里的印记。少了些豪情,多了些平静。

就此结束吧,这么长时间的罗罗嗦嗦。太长了反而让人觉得象本小说虚构色彩太浓。

 

就此罢笔,只愿我所有的朋友都能幸福,不管以何种方式存在。

第一眼就喜欢的屋子

第一眼就喜欢的屋子

在梅里脚下,在德钦县城,在茶马古道的遗址里,在坡脚,有一栋顺着地形折形的黄木屋,是我第一眼看见就再也忘不了的房子,有着童话般的色彩与光环。

城市的搬迁,它会不会消逝? 永恒的美只存在记忆中。

想念它,冬日暖暖的黄。

 

一辈子的印象都会在那瞬间定格,因为它永远不会变,即使它有一天消逝。

如果什么样的瞬间感觉都不会变,这世界上就会存在完美。

如果有一天不再感性,不再总是只从一个方向去看,这世界就不会存在完美。

黄房子的光芒一直在远处,不能触及的美。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

 

绿帐篷与黄帐篷之印象

绿帐篷与黄帐篷之印象

秋天的色彩中,天的蓝,帐篷的绿,帐篷的黄,很纯粹的三种色彩。

阳光过处总会在帐篷上看见透明的亮色,轻盈的美。

在山上,在水边,在丛林中,在人家,在大自然中总有它们留下的身影,

一顶绿帐篷

一顶黄帐篷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

写给我的车

写给我的车

确切的说我不是它的主人,只是暂时拥有了它一个月。出发前本来想在拉萨买一辆新车,但没有买到合适的,折腾了一番阿剑建议我就用同事买的一辆二手车。我十二分的不情愿,同事的二手车买来时我就心里排斥,它对我而言太过高大,以前也从来不骑有横杠的车更何况它还是直杠,对它我真是望而生畏宁可走路也从不碰。这之前在拉萨画画的小虚骑它去日喀则,回来时告诉我们车子不行了,整个架子估计快要散架,下坡时刹车被他捏断了,车胎也摇晃。阿剑说没问题修修就好,虽说我心里一直打鼓不愿答应,可是没有别的办法,看见大家为我忙乎了半天,实在不好意思只好咬牙答应试试吧。后来小李子说车子最初的主人在云南,当初就是骑这车进藏然后托他买掉,没想到现在又将它骑回去,想来也是一种缘分不过总是觉得它很陌生。

 

可能开始的陌生让我对车没有太多的感觉,而一路的景让我常常忘了自己是在骑车。现在想来真是有些对不住它,其实没有它就没有我的这次深秋之旅。点点滴滴的记忆,列出以下实情以此向远在拉萨的它说声道歉。

出发前

 

在拉萨河边试车,我实在没有耐性,一旦发现自己可以掌握就再不愿练习。深秋拉萨河边太美了,天蓝得发紫,黄灿灿的树叶在风中飞舞,总会在某个角落看见缕缕桑烟袅袅升起,柏枝燃烧过后的香味在空气中久久不能散去,车子被我遗忘在角落里,我只想在那陶醉,静坐发呆。

出发时

 

没有让它在布达拉宫前与它的美丽达兄弟们站在一起雄纠纠地照张合影,这是我的原因,因为我迟到了。出发前晚说不上是什么心情,与同事吃饭告别,收拾东西,然后是一晚的梦。梦里是什么现在不记的了,应该还是有些担心,第一次而且对自己没有信心,怕自己成为大家的负担,怕自己坚持不下来成为自己的笑话。早晨起来老总在楼下等我,他一晚没睡通宵打牌正好过来送我。他们坚持要我吃完早饭再去集合,时间没有把握好,差了几分钟,到广场时大伙已经散了,他们还以为我临阵脱逃。

 

路途中

 

整个旅途中我骑车最认真的是从拉萨到达孜这一段20公里的路程。因为出发那天老总一直开车跟着我,为了让他对我有信心我很认真的就骑车而骑车,速度也比较快,到了达孜与老总告别,尽管觉得我表现还可以他还是再三叮嘱,量力而行,过了八一他就不可能开车来接我了。分手后我就开始彻底放松,保持适中的速度,不要落后就行。渐渐地好像就忘了车子的存在一心陶醉在深秋的景色中。

 

出发前大家定了规矩如果谁想半途而废搭车按公里数罚钱。我假装好奇地问,什么样的情况下车子没办法修好。阿剑说“如果外胎破了那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于是鬼笑“哪天实在骑不动我就偷偷把外胎弄破,这样搭车就不违规了”。他们才明白原来我一直居心不良。

 

安久拉山,我们在空旷的上路上骑行。笔直的柏油路上见不到人影,四周群山起伏,蓝天白云,仿佛这世上就只有我们六个人的存在,柏油路只属于我们,我完全忘了会有别人的出现。休息时,车子被我扔在路当中,手套也扔在地上,开始四处拍照。每次都是这样大伙一喊走我就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总是落在最后。正准备上路,发现手套没带,又扔下车,跑去捡手套。刚转身竟看见一辆吉普车冲我开来,本能的反应就是举起右手,冲着它大喊“别过来”,每次对付这种事情都会是我赢,呵呵因为我总是挡住别人的去路。可是这次我却发现车子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偏了下方向开过来,慌忙中我还是抛弃了我的车,一溜烟跑到路边上,

看着吉普车与我的自行车擦身而过。虚惊一场,吉普车开过后在不远处停下,看来刚才是刹不住了。我正准备着挨骂,没想到善良的藏族大哥帮我扶起车子,还关切地问道“怎么同伴扔下你一个人在这,要注意安全啊”。

 

我让它与停在路边的摩托车相撞,狂笑的我让主人很是生气,连累它一起挨骂。本来它该风风光光的出现在小镇上。

 

我骑它过水沟,发现中途不行,立马将它抛弃在水中,自己跳到一边。

 

我总是让它被扎胎,因为我总是心不在骑,而四处观望,没有留意地上带刺的小灌木。

 

我总是在休息时将它乱扔,丝毫没有考虑它会不会被路过货车碰到。

 

我总是让它吓唬汽车,看见我们象看见红灯。

 

我总是会不停摔跤,而车子总是被我抛在一边。

阿琴下坡摔下时人和车一并倒在树丛中,阿剑说,“看人家多有热情,危难时人和车都在一起。”我在下红拉山时摔下,人还好,车子竟被我摔得直挺挺的倒立在路中,轮子咕噜咕噜转,看得阿剑直佩服,要不是货车司机催促挪车,应该把那情景拍下来。

于是自己也觉得不是热爱骑车的人,时时刻刻都想着怎么抛弃它。

 

我总是在别人认真的清洗车时,装模作样敷衍了事。

 

我总在高兴时忘记它,辛苦时抱怨它。

 

路尽头

 

旅途顺利结束,它没有与我共享喜悦,在德钦就再没骑过它,孤零零地停在院子里。那天下午天气很好,蓝天无云只是一片蓝从上到下。与校友看完地形回来,伙伴们已经先行骑车上飞来寺,自己担心赶不上看日落梅里,于是包车上了飞来寺。从西藏下来骑上飞来寺的时候天气不好没有看见梅里,在以后也没有让它与神山相会。

分手时,阿琴决定坐车走维西,我帮她带车到昆明一起托运。那天早晨,坐上去昆明的大巴,两辆车被抬进货箱里,旅途就这样结束了。同学在昆明接我,找了一家车店,拆车打包然后托运,从哪来回哪去,它又将被寄回拉萨,看着店员麻利的将它几下拆成零散,竟还是很陌生。

 

刚回来不久拉萨的同事还曾问过我那辆车想怎么处理,他的一个朋友想要,在他看来我应该对它感情很深。当时忙于搬家,很多事情要去想要去做,唯独没有想到自己也曾是它的主人,还笑话同事,既然已经完璧归赵,当然就由真正的主人处置。

思恋

 

在记忆里我总是想蓝天想大地想群山想流水想树丛想花草想炊烟想牦牛想羊群想白马想村庄想佛塔想绿帐篷想黄帐篷想秋风想秋雪想秋天的味道,最后才会想到模糊的它。

只能说秋天的色彩太童话,秋天的气息太诱惑,在其中我感觉不到骑车真实的激动,感觉不到骑上山顶的征服感,感觉不到我是在用尽的骑车。呵呵,因为,真的,天太蓝了,景太美了,本该感谢自行车的,可是我总是在美景前就忘了它,只想停下来,不停地看至到看腻为止。上路时就好像在画中游,脚没有着地,身体就在飘。阳光下的那种慵懒,让我默默地骑,默默地看,默默地想,默默地欣喜,一切都好像顺其自然,来得那么淡然,一种熟悉的自由的感觉。

我想,或许老天应该下一场雨,彻底浇透我的全身,让我清醒过来,让我刻骨铭心地记住它。

有的东西就是这么奇怪,时间久远却越是发现很是思恋,它的记忆在一开始就很陌生,过程很模糊,可是却总会藏心里的某个角落,隐隐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心里有些内疚,在旅途的照片中它就没有真实作为主角存在过,而我也根本对它一知半解,专业的词是一个不会,只能用两个轮胎,一个车架,蝶型的车把来画它形容它。

想起我12岁的时候,父亲母亲带我和姐姐去北京玩。第一次在游乐园坐过山车,下来以后,姐姐吓得再不愿坐。我对妈妈说,“刚才我是闭着眼睛的,可不可以让我再坐一次睁开眼睛的。”

所以,如果,再有一次旅途,我想,那时的我一定不会再将它记忆模糊,而要将它清晰地留住。

(呵呵因为我的照片里就只有一张在拉萨河边的,所以就不画了,以前贴过再贴一次大一点的。以此作为向它的歉意。)

 

其实一路走过应该说对自行车和骑车的陌生,还有同伴们的一路带领,才能让我有更多的精力集中在沿途美景的欣赏之中。每天就在路上晃晃骑着看景,每天我们骑了多少路程,我们走过的路是什么情况在我脑子里很模糊,累与不累的感觉已经对我没什么影响,就象个什么都不用管的小孩子,饿了自然会有同伴说“我们该吃饭了”,累了会听见“我们该休息下”,一天的行程在哪结束自然也会有人告诉你“我们该扎营了”。从没想过会碰到什么样的辛苦,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感觉——既然上路,就慢慢体会,辛苦是身体上的感觉,在心里,那也是一种幸福的体验。

刚结束旅途回来的时候,写出的东西不是这样的心情。时间久远,慢慢沉淀后,留下的就是自己思想里的印记。少了些豪情,多了些平静。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

拉乌村

拉乌村留给我的印象很深,村子的民宅与整个环境极为和谐。我首先看见的不是建筑的形体,而是它所显现出的季象。在这个丰收的季节里,建筑物上堆放着粮草,秋天里各种色彩呈现在各处的空间中,阴影里也透出暗暖色的融合。城市中的色彩如此单一而毫无生气,彼此是对立的想要表现自己,在拉乌村我能从心底感受到在宁静的氛围中浓浓的生活气息,建筑物是彼此的相望而尊从于自然的协调中。

一直还有一个小小的遗憾,我骑行在村子里,看见每家都有一个很酷的梯子通向露台。应该就是用一根原木直接雕成,没有扶手,简洁直接,没有多余的装饰,很具现代风格,摆放的角度也很陡。当时真想停在一户人家,敲门向主人问候一番,最后表达一下我的愿望“可以爬爬你家的梯子吗?它真的好酷。”

 

 

 

 

 

 

如果我们倒立着看世界

天空就由土和水组成

我们在气体中漂浮

累了就在云朵上歇息

世界原来是这样

向日葵花开时

我以为九个太阳的故事是真的

 

 

 

 

 

 

 

雪山伸懒腰时

我看见漫天飘雪

鲨鱼打喷嚏时

我庆幸那天正好带了伞

如果你很郁闷,倒立着看世界

天空如此美妙

身体就在漂浮

快乐也就是这样

有一颗自由的心

做一份喜欢的事

 

 

 

 

 

 

 

 

如果你很郁闷,倒立着看世界

天空如此美妙

身体就在漂浮

快乐也就是这样

有一颗自由的心

做一份喜欢的事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

被抢事件

被抢事件

11月14日,邦达,海拔4200米左右,早晨起来天气很冷,太阳与云层共舞,风大。

老萧给我装了一个水壶架,为了发挥它的作用,出发前我特意买了一瓶橙汁,插在架上,橙黄的水配在黑色的架子上,偶有阳光射在上面,闪烁的黄光很诱人。

开始一段柏油路不久就变成土路,顶风,大家陆续拉开距离,我状态还可以,和阿剑骑在前面。

一般经过村庄我都会放慢速度,很多漂亮的房子总能给我惊喜。我远远就看见前面的村子,不大,估计就只有十几户人家,白天不见人影,也没有狗叫,很安静。快骑到时,不知从哪跑出来一群小孩子,笑嘻嘻的很开心的样子。想着准是好奇,看见他们好像是冲我们跑来,我正担心千万不要来碰我的车子,我这技术稍微被拉拉扯扯准又摔跤,都是些小孩子别碰伤他们。还没担心过来,孩子们冲我一哄而上,车子没被碰,而是橙汁,为首的一个小女孩一把将它拿走。孩子们四处散开,我愣在那没反应过来,还没想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听见阿剑在一旁大吼一声,女孩乖乖地把橙汁扔在地上跑了。

孩子们看见阿剑瞪着眼睛早吓住了,不一会就窜进村子里不见踪影。

我当时本想把他们叫住,想告诉他们,要橙汁不要紧,只要说一声就可以,不要再用这样的方式去夺取。可是村子很安静,就好像我最初看见它的时候,真怀疑刚才是不是有人出现过。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

云端

云端

11月8日一早从波密出发骑行至然乌,沿路都是一片田园美景。远处的雪山,若隐若现;近处的草坪木房子牛羊,真实的存在。一幅恬静的画面里动的是我,而我却感觉不到,只有风,带着秋天的气息,无形无色地拂过脸颊时,方才感知我是在骑行。

中途我们在小桥旁休息,天缓缓地阴下来,远处的山顶藏在云层中,云气不断地变换,升腾下降左右蔓延,幻觉中好像山体在移动,我拿着相机不停拍,看得我眼睛里一片迷离。

“云端住着神仙,那有一位活佛。”我侧身,看见一位过路的藏族老者,对我神秘地笑着说。

他应该是去梅里转山的,他的面容在我记忆里很模糊,奇怪我怎么也没记住,只是他的声音,感觉就好似从云端传来,轻轻的,却带着某种磁力,透进我心里,我真的相信——云端住着神仙,那有一位活佛。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

生命花

生命花

血液中绽放

美丽而残酷

无心无形

步入轮回

等待苏醒

 

——生命花

直到坐车回到昆明,我才从同学那得知德钦校友十岁的独生子2年前的一个晚上遭遇车祸身亡。同学描叙这件事时,神情黯然,他至今不能忘记那个晚上,深夜12点左右,接到从德钦打过来的电话。“这里有个人不行了,快想办法派个医疗队过来……”当时校友没有说是自己的儿子,而我同学也没有这样的能力,事情是在几天后校友的亲戚告之的。为了让他们缓减精神的折磨,同学特意为校友联络了以前的好友,安排他们去深圳海南散心。听同学和说完,心情很不好。急于从德钦回来也是因为奶奶病危,一路骑过,竟在旅途结束后听到这些让人难过的事情。那时,我不想说话也不知自己在想什么。

 

我记忆中当年那个憨厚朴直的校友,一个粗壮藏族小伙子,有一张黑黑的脸,头发总是有些蓬乱,眼睛总是眯着。唯一一次在校园看见他双眼瞪得溜圆是有一次无意在照相馆听见他与老板娘的争论。老板娘快40岁的人仍显得娇小玲珑,离异,有个女儿。不知道他们的争执是怎么开始的,我进去时只听见校友浑厚的男声“男人就是太阳,这是不能改变的。”老板娘略有些尖叫地说“那怎么样,没有太阳我一样活……”。任老板娘滔滔不绝说她的女权主义,校友的回答总是这么简短有力,“你还不是离了又找一个太阳”。校友带着男人的笑容嘿嘿两声走了,留下老板娘气得话也说不出。我当时直想笑,一直憋着回宿舍表演一番给同学看,大家都笑得前仆后仰的。那时我还不认识他,不知道他是藏族人,不知道他是我好朋友的哥们,只觉得这人肯定大男子主义很严重。后来才得知他其实是个很“怕”老婆的人,老婆是纳西族人,为了他不顾父母的反对,离开丽江与他一起私奔回德钦。我总是喜欢幻想完美,这么浪漫的爱情故事让我对他产生好感,心想,他应该是个温暖的太阳。

 

2003年11月28日,从飞来寺骑下德钦,受到校友的热情款待。毕业后有6年不见,再见面时他身着长风衣,眼睛还是眯着,头发倒很有形,在风中立着。多年不见,当年他是工作后去进修的,现在也已三十六、七岁了。听说他现在已经事业有成,与我记忆中的“太阳一样的男子”相比,温暖中多了些冷寂。晚上我们吃火锅,喝酒畅饮庆祝我们长达一个月的自行车之旅。在同一个餐厅里校友还有别的应酬,他来回地喝,回到我身边时已经有些醉意。坐下后就开始说他与妻子在深圳的旅行,在大梅沙海边住帐篷,与多年未见的好友聊天喝酒,他一遍一遍地说,我想他喝多了,其实我也有些晕晕的。到昆明得知经过后我一直很后悔,那天他酒后畅谈可能是因为我问他孩子有多大了,他告诉我他没有小孩。刚结束艰辛的长途旅行兴奋中的我更本没有留意到那时校友说笑中隐藏的内心情感,以为他们是不是由于某种原因暂时还没有生小孩。

 

现在的德钦县在山凹中,据调查周围的部分山体有下沉的现象,季节性泥石流也很严重。校友告诉我德钦要搬迁,希望我能在这多住些日子,正好和他一起看看周围的地势。正好今年是梅里转山节,阿琴老萧要转山,卓玛嫂子先与我们分别,阿剑留下来等,而我没能转山每天和校友在县城考察,开车到附近查看地形。

德钦搬迁选址已经定了几个,校友说他很想为德钦老百姓做些实事。现在的倾向是搬离梅里靠近中甸,对本土的百姓来说,他们是不愿离开祖宗留下的土地;对德钦来说,离开梅里他们就失去了自己的优势。

我随口说:“找一个地方,每天可以看见梅里就好了”。他很兴奋地告诉我他找的就是这样的地方,家家户户窗外有梅里。我们站在梅里对面的十三塔下,眼里闪烁着激情的校友,勾画着他心中的蓝图。“德钦这个地方春天的桃花秋天的红叶,真的很美。这里桃树长得很好的,以后县城搬迁了,在山谷里种满桃花,春天一片桃色……”.

后来昆明的同学告诉我自从小孩出事后,校友整个人全部心思放在事业上,以前幽默的他变得很沉默。我却总是想起校友描叙心中的香格里拉时,看到他硬朗的外表下藏着的一颗温柔的心。

 

“让他自己在这看梅里,我要回丽江去。这个地方冻死了,有什么好的。”要离开德钦前晚校友的夫人请我在家吃饭,饭后我们俩坐着闲聊。那晚校友应酬上面来的领导不在家,我们的话题很自然就从德钦的搬迁开始说起。他的妻子,一个纳西族女人,面容憔悴,神情恍惚,天气寒冷让她的身体总是有些弯曲,这些都藏不住她脸上写着的美。她的五官很小巧,有些江南女子的秀气,要不是身体不好,她眼睛透出的应该是少数民族女子的一种豪气。

“你说神山有天会不会没有了?”她突然向我问出这个问题,还沉醉在初见神山美景中的我一时无语。“这个,这个不会吧,它们这么壮观,这么美。”

“几年前我们还可以随便到神山脚下,敲一块冰川回家煮茶,现在冰川越来越小了,我看没准哪天神山也会消失。”她低着头,双手放在取暖器上,喃喃自语。

 

校友和他的一个朋友中途回来向我道别,他又喝多了,一个劲握着我的手说先谢谢我,因为他想要我帮他画几张图,能够把他的构想表达出来。他的朋友也是个藏族人,和校友从小一起玩到大。他说来看看我,觉得我们很了不起,骑了最危险的滇藏线,长达一个多月的艰辛让他很佩服。云南省内德钦的海拔很高也最偏远,他说这个地方很穷,没有什么好的招待我们。我当时很不好意思,其实这路上,在德钦的这几天是我们最腐败的,是旅途中吃的最好,住的最好的。

“我们藏族人不求今生只求来世,为此再苦我们也很开心。今年是梅里转山里,叫上几个知心的朋友,大家一起去转大圈,十几天的路程是最开心的过程。”校友的朋友真心的话语让我真的很感动,两个喝得有些醉意的男人最真实的语言让我无语,只能倾听。

 

我现在才明白那晚为什么校友的朋友要他的妻子好好生活下去,做个漂亮的女人,想吃就吃,想玩就玩,每天开开心心的。校友也是一个劲的表示自己不得已的应酬没能好好陪她希望她能谅见。而当时的我真的没有想过事情会是这样,只能在两个男人又忙着去应酬后,留下来陪她说了些安慰的话。

“爱情其实也就这样,开始热最后都会平静。”她勉强地笑了笑。“他每天忙,晚上经常应酬,这种小地方,不喝酒不行一喝就要喝到烂醉。”

 

我现在都很后悔那晚没有留下来多陪陪她,其实我心里也很难受,我不喜欢听别人的故事,因为总是会想起来,会替别人伤心难过却又无能为力。所以晚上11点多就回去了,遇到阿剑却发现自己的语言如此贫乏,他问我怎么了,我有很多想说的却表达不出来。

 

离开那个纳西族的女人时,她说她很怀恋从前,她更想看见那个时候的丈夫,还是一个小小的设计员,每晚加班画图,为做方案费劲心思,而她也愿意每天在家等他深夜回来,喝上一口她煮的酥油茶。

 

女人选择逃离这个伤心的地方

男人选择播种这块土地的生命花

轮回轮回,我们等待,苏醒。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

愿望树

愿望树

天就要黑了

想要

有棵愿望树

让我爬上云层

在天黑之前

看见梅里

 

——愿望树

(2003年11月27号,天有些阴,风大。从佛山乡到飞来寺,先要骑17公里的平路,然后上30公里的坡路到达飞来寺。30公里的上坡路前13公里是土路,后面17公里是柏油路。我们在下午4点左右骑到最后30公里上坡路处,大家约好今天不管多晚,一定要骑到飞来寺,不管怎样今晚不露营,一定要住店。)

 

在最后17公里的柏油坡路上,风很大,大家拉开了距离。据说运气好可以在这段路上看见梅里,可是天阴阴云层很厚,我想今天是看不见雪山了。风时刮时停,有时猛地一阵让人喘不过气来,前面的人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绕过一个个弯,突然看见对面远处山凹有一长条白色晶体,直觉告诉我那应该就是明永冰川。冰川的上部躲在云层中,雪山就藏在深处。没有见过图片,当时根本无法想象梅里十三峰壮观的场面,只是惆怅地边骑边看。天就要黑了,空气中好像有层薄薄的烟,云层越来越低,冰川也模模糊糊的。我停下来坐在路边休息,开始胡思乱想——要是有棵愿望树就好了。

 

刚骑过一个拐弯,风又刮起来了,很猛,只好下来推着走。在空寂的山路上,阿剑阿琴卓玛不见人影估计已经到了飞来寺,嫂子老萧在我后面,半天也不见骑上来。天黑了下来,虽然看不见月亮,但是感受到了它的光影,平整的柏油路面还是依稀可见。不知是不是想着神山在我周围,黑夜里一个人骑行没有感到恐惧,只是腿竟不止是痛,而且酸,让我怎么也使不上劲,想着后面还有人,不是很心急,慢慢骑,正好也感受下这黑夜的诱惑。

 

记不得这是第几个拐口,我终于看见悬崖对面山顶上有灯光闪烁,一直亮没有移动,我想那应该就是飞来寺。环望一下,还需要骑行一个拐口,再有一段长坡直上就可到了。本来想凭自己的直觉骑下去,在第三辆大货车快开过来时,我还是决定确定下前方是否就是飞来寺。哪知我一招手,刚说出个“请”字,车上人就大声喊道:“没有位置了,等下辆车吧”呼呼地从我身边开过。好无奈再也不问了,心想不管那是不是飞来寺,骑到再说。

 

问题没有问出,酸痛感倒好了,于是趁着夜色,我加速骑起来。风也停了,黑夜冷冷的让我很清醒。白天骑车总是一心两用,眼睛东瞧西瞧,恨不得脑袋背后也长着两只眼,才能把这一路风景看饱。现在在黑色的世界里一心一意地骑车,想着有些酷酷的,好像是另一个自己。

 

我终于在19:30分左右到达飞来寺,阿剑6:30分就到了,一直在等我们。阿琴、卓玛在我20分钟前到的,嫂子老萧也于20:30分到达。梅里酒吧的老板特意为我们做了美食,红萝卜炖牛肉、白菜汤、青椒炒鸡蛋,当然是一扫而光。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

物质的世界

物质的世界

一路经过的城镇基本上是一个模式,以主要的公路线呈线状发展,

建筑物也是混凝土的方盒子,杂乱的排列。只有走到城郊以前留下的村子还能找到心里的感觉。

可是我却不可否认——

在辛苦的骑行,长时间住帐篷,到达一个县城。

我先想的是想要洗澡想要逛超市想要吃大餐想要住店。

我们在物质的世界出生、成长、消失。

我知道自己做不了苦行僧。

我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

我知道有时候无能为力却还是要心痛。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